快捷搜索:

明星讲师魏德夑:“Sit down”式教学 让老人获得

  记忆中的英语课,上课前班长会喊一声“stand up”,然后学生集体向老师鞠躬问好。魏德夑直接把这个步骤省略了,在课堂上,他往往让学生“sit down”发言。

  魏德夑的专业教学让老人们找到了学习道路上的“明灯”,英语系的报名人数也越来越多,从最初的9人,到现在两个班,72人。

  退休前,他在中学做教师,教学生事实上很有压力,“学生学习是为了改变人生,改变命运。”老师身上的担子自然不轻。

  “许多老年大学因为没有足够的教师配备,课程专业开办不了,老人们也就没有机会去上课。”魏德夑十分惋惜。

  魏德夑像极了印象中老师的形象:三七分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,窄窄的银边金属眼镜后面,眼睛笑起来眯成一道缝,眼神中透着一丝冷峻。

  起初,他先后接到五所老年大学的邀请,但由于时间和路程关系,他只好选择了其中两所,而随着时间推移,他慢慢觉得力不从心。最终,只留下了江宁区老年大学一个授课点。

  “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”魏德夑说,这句话无论在年轻人还是老年人身上,都适用。“老年人是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,他们学习新知识,与时俱进,传播正能量,对整个社会形成良好风气也有帮助。”

  说着,魏德夑突然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欣喜地拿到记者面前,“你看,这些都是他们用英语给我发的节日祝福。”屏幕里的英文单词并不复杂,甚至也会有些小错误,但魏德夑却把它们当成宝贝,一遍遍地来回翻看。

  “师范类的高校大学生可以来这里实习,有一定讲课费,是一种社会经验积累,也是为公益事业尽一份力。”目前,江宁区老年大学有三分之一的教师来自社会聘用,而其中大部分都是青年教师。

  第一节课,空荡荡的教师里只坐了9个人,这是魏德夑教过的最小的班级。但这群可爱的学员们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。“老人们学英语不为了分数,只是因为自己喜爱。”

  有人学习英语是为了娱乐,有些学员则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。英语系上有一名学员,女婿是德国小伙,女儿又常年不在家,遇上什么问题,只能跟外国女婿“指手画脚”,常常闹得“对牛弹琴”。“她上了一学期课,回家能根女婿进行日常交流,免去了不少误会和麻烦。”魏德夑颇有成就感。

  魏德夑希望,有更多愿意从事为老服务的人走进这里,老人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相处,相反,他们可能比一些年轻人更认真对待自己的“学业”。

  “愿意从事老年教育的人太少了。”相比在初等教育、高等教育和教育机构,老年大学的老师报酬会低一些,这导致了很多老师不愿意来,“尤其是对年轻人来说。”

  很快,魏德夑便积攒了一群“忠实粉丝”。学员一下飞机,家都没顾上回去,而是先赶到老年大学上魏老师的英语课,“少听一节都是损失。”学员的话让他忍俊不禁。甚至有从河西赶到江宁来,路上要花费两个小时,只为了上两节40分钟的课。

  “我会在这里一直教下去,只要身体允许的话。”但魏德夑似乎并没有打算将自己的位子“让给”年轻人。

  这样一位老师,想必放在中学里,一定让许多学生“望而生畏”吧。但在老年大学里,魏德夑却是一位和蔼可亲的“亲民”教师,英语陪伴了他72年。

  老年大学正是承担老年教育的重要载体,在政府的支持下,市、区、县级的老年大学纷纷落地。但魏德夑却变得更加担忧。

  大多数老人在年轻时几乎没碰过英语,加上记忆力的退化,学起来并不是件容易事。面对水平层差不齐的学员,魏德夑则采用分层教学的方式。

  “他们无论离家多远,从来不迟到、不早退。”魏德夑引以为傲,这群“固执”的老年学员,学不学得好是一回事,态度则是另外一回事。他曾在一次家访中发现,学员家中客厅墙上贴了一大张自己手绘的英语音标,“铁杵磨针,如果有这样的恒心和毅力,成功只是早晚问题。”

  魏德夑像极了印象中老师的形象:三七分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,窄窄的银边金属眼镜后面,眼睛笑起来眯成一道缝,眼神中透着一丝冷峻。这样一位老师,想必放在中学里,一定让许多学生“望而生畏&rdquo

  “这些学员们都跟我平辈,有的甚至还比我大好几岁,我们之间是平等关系,用不着这些仪式的东西。”魏德夑说,“师德”体现在教学能力上,而不是教学形式上。他平视学生,尊重学生,回答问题时,也让学员们坐着回答。“给他们一个宽松的教学环境,对学习,尤其是对英语口语而言,有非常大的帮助。”他的教学理念也融入了西方思想。

  2006年,刚从“战场”前线下来的魏德夑,接到了江宁区老年大学的邀请。“在家也是闲着,教老年人应该会轻松许多。”他开始接手这群六七十岁的“老学生”。

  我们常看到新闻里出现形形色色有关老年人的新闻,受关注程度较高的往往是碰瓷事件,又或是老年人金融诈骗、空巢老人独自在家中去世等等。这一现象也在向我们暗示,老年人的文化水平、受教育水平亟待提高,社会更应当提高公众对老年群体的关注度。

  “每个学员都应该知道自己够得到的那颗苹果。”他给不同的学员制定不同的学习计划,下课后,还会单独留下一些基础较差的学员,进行单独教学。“至少让他们每堂课都有所收获。”相比最后的结果,魏德夑更看重学习的过程。

  当然,有不少学生在他的教学下,能够独立出国旅游。有一次,魏德夑和学员们去重庆旅游,在飞机上遇上一对澳大利亚的老夫妻,学员们都齐刷刷地望着这两位老外,“蠢蠢欲动”。魏德夑看出了老人们的欲求,先开口与老外沟通起来。“外国人很乐意,我们的学员都凑上前,跟老外交流基本没什么问题。”能够把所学的知识用起来,让这群“老小孩”格外欣喜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