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何捷:百字作文——我的作文教学“掌中宝” 

  我所提倡的“百”是简短,微型的代名词。写“百字”就是鼓励孩子每天用两三百字,即兴、及时地将自己的烦恼或快乐,新奇的发现,一段“语不惊人死不休”的幽默文字,随即发生的精彩瞬间,最真实的感受等记录下来。记录的过程不必强调篇章结构的完整,语句不必字斟句酌地苦苦推敲,意断时笔止,想怎么写就怎么写,想写多少就写多少。

  百字作文就大胆地鼓励孩子不受这种形式上的束缚:题目自拟,素材自选,表达自主,体裁自定,长短自由。写坏了,撕掉重来!实在无话可写了,一句话交待也能通过。在这样宽松的写作环境下,每个孩子都认为自己能写,加上教师的鼓励,逐渐爱写。

  一周一篇,教师批改周期较长,孩子得不到及时回应,自然热情就消退了许多。即便得到批改,如果一个“优”还罢啦,倘若是“良”或是“及格”,你说他会喜欢上写作吗?

  第二室:作文会诊室。每隔一段时间,组织儿童携带百字作文进入“作文会诊室”,和他们一起针对有待“诊疗”的百字作文进行“会诊”。可以请出文章作者介绍自己的创作经历,写作过程中遇到的困难,需要寻求的帮助等内容。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进行评论,“横挑鼻子竖挑眼”,对问题直言不讳。这样的“会诊室”是习作自改和互改的训练场,儿童在“会诊”的过程中能很提高自己对文章的优劣的敏感度,提高修改的能力。

  作文水平的提高与训练强度有着密切关系。为什么很少孩子会畏惧说话呢?是因为他们说话的频率高,途径广,强度大。幼儿在开口叫“妈妈”之前,至少已经听了4000多次“妈妈”这个词的发音。

  把这些特点组合起来,你对作文就有更进一步的理解啦:作文就需要多次练习;需要模仿;写错了不要紧,写不好更不要紧;不要忽略了指导与辅助,监督。这样看来,儿童初学写作原本应该得到更多的包容,让他们感到宽松、愉快,能够自由驰骋。

  造成儿童畏惧作文的主要原因有两个,其一为无话可写。缺少可供写作的素材一直是儿童走上写作道路的“绊脚石”;其二为不知如何写。虽然他们也阅读过不少谈论“如何写作”的辅导书,但到实战中却丝毫不起作用。练得太少,一周一次的“纸上谈兵”就是隔靴搔痒。百字作文彻底解决了这两难,让儿童轻松踏上写作之路。

  实践才能让儿童感受到生活不再是“四角天空”,而是丰富多彩的世界。实践后不要生硬地要求他们写什么,怎么写,应该启发他们回忆、感受、交流。即使实践后没有文字留下,只用言语表达了也可看作一次习作练习。其实,实践过程中已经涵盖着教师的“教”,言谈举止,一颦一笑,信息介绍,哪一个不是“教”。

  什么叫回应率?举个例子说就明白。例如孩子喊一声“爸爸”或“妈妈”,父母亲立刻就有人答应,这就是回应率。相比传统的作文教学,每日百字的回应率高太多。

  在写上一段时间后,可以充分利用自己写的百字作文,或扩写成长文,或以其为纲进行改写。这时候儿童会发现自己就像一个个巧媳妇一样,面对这琳琅满目的原料,或炒、火煎、或炖,随心所欲地拓展发挥,再无畏难情绪;

  特别强调的是,在加工过程中,我们可以鼓励儿童互相借鉴,给习作加“辅料”。例如借鉴模仿他人作品,尝试用上成语、歇后语、谚语等给“小点心”进行装饰点缀,用上拟人、排比、比喻等修辞手法作为“滋补上品”,提高文章的营养成分等。

  最后是“美味餐厅”。有人将写作喻为烹饪,恰当:素材为原料,进行的表达为加工过程,厨师自然就是儿童。写百字作文也不例外,还是要大家对收集到的素材进行“煎、炒、烹、炸”,加工成美味可口的“小点心”。

  象形字“习”,上部分是鸟的羽毛,下面是太阳的图案。合起来就表示一只小鸟在太阳下练习飞翔。小鸟学飞有什么特点呢:不怕失败,多次尝试,有大鸟指导,善于模仿。

  我的百字作文不能生硬地理解为一百字的作文,它是一种自由短小的写作情态代称。

  叶圣陶曾做《木炭练习和短小文字》以阐述他的作文训练观。他认为学生习作就好比绘画,要先打好基础,做到“像”。而此时如果追求文字华美,结构新奇,就好比跳过基础阶段练习而直接进入色彩斑驳,对象变型的抽象阶段。

  其中最具“教”的意味的即是“聊百字”。我特别为百字作文的聊天开设了“两室一厅”,让儿童在此充分经历“选材——修改——润色”全过程。

  我欣喜地发现,只要参与百字作文训练,儿童写作的状态均发生颠覆性变化。每一位儿童在练习过程中不仅积累了丰富的写作素材,也养成了留心观察、及时记载的写作习惯,并且对于搜集到的素材,能进行个性化的处理,个性化的表达。好效果不是偶然,源于百字作文训练的三个特别之处:

  可见,有效且清晰的自省才会促使好的表达的诞生,而教师的教学行为应该是为孩子自省提供辅助。如果教学行为对自省是一种干涉,甚至是一种误导的话,就和“我手写我心”的习作原理背道而驰。所以,百字作文教学不能不顾儿童的感受,不能无视现有表达水平。

  要写好作文就要让儿童根据自己的喜好去阅读,在阅读中不断滋养、补充自己。我们不要试图指定其读什么,不读什么。即便是一些没有吸收价值的书籍,如果儿童一时执迷其中,我们也不要强制其与之“断绝来往”,而应该不断尝试用有趣的、高尚的、富有内涵的书籍来填充他们的精神世界。

  大家想一想,如果仅仅靠老师命题,哪能想出200多个新颖的作文,哪能依赖老师指导?不用问,这一切,都得益于百字作文。因为孩子们在写作活动中,始终保持着成功愉悦的心理体验,有着源源不断的写作动力。用一个孩子的话说:没想到短短百字使得写作不再是难事,它让我们爱上作文了。

  那些老是写不出“好作文”的儿童容易被忽视,成了“角落天使”。百字作文则为每一个儿童提供展示自我的机会与空间。它的形式短小使得“角落天使”感觉容易参与也乐于参与,教师在评价时只要更多地给予包容,他们就能逐渐增强自信,勇于放胆表达,百字作文让作文教学服务于全体。

  十几行,百来字,相信没有哪个孩子会感到为难。而正是一个“短”字,消除了大家对作文的错误认识:作文都必须是“长篇巨作”。要知道,正是这种错误的认识让大家害怕作文;

  百字作文的设计灵感源于福建电视台一档收视率很高的栏目——《F4大搜索》。编导事先收集全世界各地播出的节目,将其中的奇闻趣事网罗在约20分钟左右的时间里播出,让观众集中看得过瘾。

  叶圣陶将木炭练习比喻为“短小文”练习,小品,随笔,杂感,速写,特写,杂文。写时文字短小,不罗嗦,少有枝叶,有什么说什么,说完了就搁笔。叶老认为这些门类质地单纯,写作比较便于照顾,借此训练手腕,最容易达到熟能生巧的境界。此观点真叹为妙绝!这不就是百字作文么?

  同时,我们还有必要通过监控、激励等多种手段使阅读成为一种习惯和爱好,这是一项艰巨但是意义重大的工程,也是“不教”但能提高习作水平的重要途径。

  福建省语文学科带头人,福建地区“游戏作文”“百字作文”创始人和倡导者。提出“写作教学进行时”这一全新作文教学主张,主张“站在儿童立场,为儿童而教”,让儿童通过教学改变对习作的观念,爱上写作。

  现如今不少儿童都有练习绘画的经历,木炭素描这项基本功训练是不可逾越的,一个石膏人头,一朵假花,一个盘子,一回又一回地描画,很多儿童都不耐烦,马马虎虎敷衍一下,但后续要发展就难了。那些画得扎实的,今后再学习其他画种就更容易上手,画的品质也高。

  当天的事当天回忆,当天记录,文章常写常新。长此以往,大家为了找到新鲜事,会很自觉地去参与生活、观察环境、寻找素材。写作所需的各种能力都在此中得以综合训练,最终将会进化成情动辞发,心手合一的良好写作态度;

  实验进行至今,已经接近二十个年头了。其中屡屡出现让人惊讶的数字:执教的班级的学生每学期在全国各级各类的报刊杂志上能发表习作200篇左右。

  聊就是轻松的交流。交流中不可一味说教,而应以倾听为主,在倾听中捕捉每个孩子与众不同的经历,鼓励他们及时记录成文。聊天也就是一种“教”,只不过教师一直处于倾听者的身份,处于“幕后”。也正是因为这种身份,才会换来孩子的真情与主动的表达。

  第一室:新闻会客室。每天早读或晨会,我组织儿童进入“新闻会客室”。大家将自己的百字作文,将昨天的见闻、感受在这里进行交流、汇报。交流时可以采取“两两相对式”,也可以采取“中心发言式”,如果遇到特别有趣或是值得讨论的文章还可以来个即兴辩论赛。相信孩子在短短20分钟左右的“新闻会客室”里一定会收获良多。

  可是小学阶段的写作行为大多是一种在限定范围内的精彩:写作不能离题;不能用各种未经认可的方式表达;不能书写不入主流的灰色情感;写到愤怒、伤心时不能将作文一撕了之,还得委曲求全如实上交;为博得唯一评价者教师的欢心,还要说些言不由衷的话……在这种紧张的主流情绪控制下,怎么能写出儿童真实的作文呢?

  百字作文是我坚持了近二十年的教学实验,是我作文教学的“掌中宝”。对于教师而言,它易于操作;对于儿童来说,参与后习作水平提高迅速。百字作文就像一把打开作文之门的金钥匙,帮助儿童喜于动笔,乐与表达且善于表达。

  看到这档节目时我就突发奇想:如果也让孩子们做个“小编导”,将每天发生的最精彩的事件、最想说的话、最真实的感受、最有价值的收获等,先在大脑里像“过电影”一样稍作回忆,再用简短的百来字记录下来,不就是既有意义又富有趣味的微型作文吗?如果每天坚持,孩子就能像定期存款一样建立起充实的写作素材库,在需要时颉取精彩片断扩充成文,能解决“无米可炊”的问题,还有助于培养习作习惯。于是,实验开始了……

  写作文就是使用书面语言表达,如果练习的机会一学期才七八次,密度和频率都非常低,效果自然不佳。每日一篇的百字作文,虽然简短,但从频率上将习作训练的强度大大增加,能很有效地促进孩子储备词汇,积累素材,吸收和运用书面语言为表达服务。

  艺术练习有共通点。百字作文就是有效的“木炭练习”。百字作文的提出还依据《语文课程标准》中所提倡的“学生自主选题,少写命题作文,加强对平时练笔的指导”。这些理念都使我坚定进行百字作文实验。没想到结合实验我发现了百字作文这种新颖的“练笔”形式有着以下突出的优势:

  实验起源于感受到儿童对习作的恐惧。不少儿童怕写作,更怕教师在作文字数上提出硬性要求:两张、两张半……最后没办法,只好用一些“废话”来凑数。

  我的教法就是“不教而教”。所谓的“不教”指的是我不会告诉儿童如何谋篇布局,如何通过写作技巧使文章引人入胜,如何对文字进行精雕细刻。但“不教”绝对不等于放任自流,而是一种退居幕后的鼓励、辅助、监控,这同时也就是所谓的“教”了。

  先了解习作的本质,习作就是一种对已有积累的再次自省。所谓自省,即是不断调阅储存在大脑中的生活经验,体验自己内心独特的情感,梳理自己混杂无序的思想。自省之后用自己习惯的方式自由地表达,这些表达信息用文字记录下来的就是作文了。

  而百字作文则不同:每日一文,每日一展示,每日一评……就像天天和孩子交谈一般,三言两语,孩子的作文得到百分百的回应率,再加上各种形式的表扬、激励,充分调动了写作积极性,写作兴趣越来越浓,能力自然就越来越强。

  百字作文可以是一首随感小诗;甚至可以是处方体、新闻稿、小对联……随意而为。记录的过程也比较宽松,不必强调篇章结构的完整,语句不必字斟句酌地苦苦推敲,只要能简洁明了地表达自己的意思即可。不拘一格的形式正是很多孩子们喜爱百字作文的重要原因;

  既然是作文教学,自然也涉及到教学法。百字作文究竟怎么教呢?怎样才能让儿童在练习中保持愉悦的心态,旺盛的创作激情,出产趣味横生的作品呢?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